他將顧元白放在了牀上,又去找毛巾和水,大高個的黑影來回在房中走動,帶起的一陣陣風還夾雜着沖鼻的香氣,顧元白咳的難受,斷斷續續道:“……香味。”

薛遠大步上前,將窗戶給合上。又看了看牀,...

2022 年 9 月 1 日

徐姨娘悄悄地拉了下樑志海的衣服,提醒他不要再回嘴:「老爺莫要生氣,志海他說話一向都這麼不經腦子,回頭我一定好好教訓他!其實呢,我個人覺得這事吧,就算是不答應國相提出的這些賄賂條件,咱們也沒必要真與他過不去,將這事揭發於朝野。」

念慈端著碗紅棗湯吹了吹道:「姨娘,你這意...

2022 年 9 月 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