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那三人便是被呼羅修三人殺得大敗,其中二人急忙催動空間符籙逃離,而另一人竟是來不及逃脫,被斬殺了。

斬殺他的正是那名高級靈宗,其速度極快,乃是光靈修。

「嘿嘿,少了三個撿便宜的,不過,那裏倒是還有一個。」那名高級靈宗將目光投向站在殿門前的秦楓。

秦楓也望向那人,剛才他明顯未盡全力,可展露出的戰力卻是頗為驚人。

那人穿着一身黑衣,腰間系著一條白色腰帶,一頭銀色長發披散腦後,看去四十來歲的樣子,算不得太英俊,身材倒是極好,個子也極高,比呼羅修高了一頭。

「光靈修,速度又如此之快,有些像同光先天體啊。」秦楓暗忖。

而接着,呼羅修三人便是踏上了光明大道,向著殿門而來。

三人同時踏上那光明大道,但遇到的考驗顯然不同,這光明大道可分別對待。

呼羅修的壓力最小,那高級靈宗的則最強。

三人各展所能,爆發出驚天手段,而此刻秦楓才明白,那人竟是初入九重天靈宗,乃天生光靈體,而且擁有同光先天體,面對光靈仙留下的考驗倒是毫無困難。

秦楓收回目光,沒有繼續呆下去的打算,推開殿門,先一步離去了。

進入殿宇之內,秦楓再度召喚出靈犀雀,試圖以此快速找到寶物,而且靈犀雀也是光屬性,對於尋找光靈仙的傳承有着一定的幫助。

這座殿宇顯然極為浩大,甬道頗為寬敞,秦楓跟在靈犀雀之後一陣左拐右繞,找到了一間石室,沒有什麼阻擋,直接推門而入,其內有着一些蘊含磅礴能量的晶石。

秦楓匆匆一瞥,直接將之收入空間儲物器內,沒有絲毫耽擱,再度出發。

之後,一路狂奔,走出了所在宮殿,前方竟是一片庭院。

而期間倒是路過幾間石室,可門都已被打開,裏面的寶物顯然被之前進來之人得去了。

到了這庭院,頓時感受到了濃郁的靈氣,以及一股濃濃的木之氣息。

庭院內種滿了花草,綠玉蔥蔥,美輪美奐,四周一片靜謐。

突兀的,一聲轟鳴從前方傳來,打破了短暫的寧靜與美好。

秦楓眉頭一簇,將靈犀雀暫且收起,施展出「萬靈封印」以及「碧水鏡像」,向那轟鳴聲傳來之處而去。

穿過重重院落,秦楓來到一間石屋前,只見那裏有着十來人正在交戰。

他們分為三方,相互糾纏,斗得不可開交。

而一股股能量波動自那石屋內傳出,蘊含着尊級氣息。

「靈尊傳承!」秦楓驚呼,沒想到這麼快便是尋到了一處靈尊傳承地,而那三方人馬顯然便是為了這傳承而大打出手。

三方人馬人數都差不多,各有4、5人,不過修為差距各異,最強的達到了七重天靈宗,最弱的則是一重天靈宗。

秦楓默默躲在一旁,靠着「萬靈封印」與「碧水鏡像」完美隱形,等待最佳時機出手。

沒多久,便有人使用空間符籙離開了,人數在不斷減少,又過了片刻,三方人馬皆只各剩兩人,至少為中級靈宗。

可就在這時,又有人來了,為三人,竟然是藍妖宗的人馬,為首的正是那藍空。

藍空擁有綠木自然身,與這裏的木之氣息極為相合。

另外二人秦楓並不熟悉,以藍空馬首是瞻,一個七重天靈宗,一個五重天靈宗。

「藍空!這時候過來,想要虎口奪食不成!」交戰的三方人馬立即停手,不願被藍妖宗漁翁得利。

「哼,靈尊傳承,能者得之。」藍空冷哼道,掃了眼在場之人,毫無懼意。

以他們三人實力,面對已交戰許久,耗損嚴重的六人,倒是不輸多少,甚至更勝一籌。

「藍空,我玄宗與貴宗一向交好,在此結盟如何?殺了他們,你我二人平分那靈尊傳承。」這時,那名七重天靈宗開口道。

藍空望向那人,點了點頭,道「季玄,你所言不錯,我祖父時常與我說起你,稱你為玄宗第一天驕,既然你有此意,此次本少便與你結盟。」

「哈哈,好!殺!」那名為季玄的七重天靈宗大笑一聲,招呼身旁的另一名同伴與藍空等人配合,圍殺向另外兩個勢力之人。 「可惡……狐吞日月!」

復生之後的七尾瞬間化作巨獸,血盆大口朝著林天成咬了過去。

林天成皺了皺眉,手中神魔劍靈力噴涌,一劍斬出便是千萬劍,劍氣鋪天,縱橫交錯,遮天蔽日!七尾的深淵巨口根本無法吞下這狂暴的劍氣,再磨滅了三分之二的劍氣之後便再一次吞劍自殺!

崩碎后的七尾再次匯聚肉身,身上的威壓更盛幾分,隱隱壓的四方虛空震顫。

不遠處的雪姬和霍老此時臉色已經無常,在短短的時間內,他們親眼目睹了林天成秒殺了七尾數次,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就算林天成真的斬殺了七尾,相信他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對的。

林天成轉過頭去看著依舊站在不遠處觀戰的二人,有苦難言,你們兩個搞什麼?還不走?

再不走,我可走了,不會是真的想要我和這個七尾死戰到底吧?

這玩意越殺越強,我怕再殺下去,大家都有危險了,一隻狐狸而已,沒必要和他較真吧,我們不如先逃,等以後實力強大了再來找它算賬啊!

「你們先離開這裡,接下來的七尾會越發強大,你們在這我很多招式無法施展!」林天成說道。

而事實上,林天成已經下了決定,等七尾真的強大到自己無法制裁的時候自己就跑,到時候就算雪姬和霍老不走他也會走。

靈石沒了就沒了,總不能為了一點靈石真的和七尾死戰吧。

雖然說戰鬥到現在他底牌還沒用,360,優化大師,擴音器……這些都是他能絕地翻盤的底牌!

可是為了區區一些靈石,耗費來之不易的電量,林天成總覺得不划算。

此刻的他肉身強大,境界深厚,無論是恢復傷勢還是靈力耗費的電量都很大,所以輕易他不想動用電量,在這補充電可是很麻煩的事情。

這也是林天成飛升八重天以來一直不肯動用電量的原因。

聞言,霍老和雪姬對視一眼紛紛選擇遠遁,給林天成騰出足夠的空間,他們沒有走遠而是隱入虛空決定再看看這接下來的戰鬥,實在不行了再逃!

畢竟,這樣的強者之戰對於他們日後晉陞修鍊意義重大,可遇不可求,自然不願意輕易離去。

林天成看了一眼虛空之上,深吸了一口氣,反正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們別指望我會浪費電量和這畜生死斗!

「小心了,七尾更加強大了!」雪姬在虛空之上喊道。

林天成白了一眼,我又不瞎,需要你說?

此時的七尾一身雪白的皮毛在風中飛舞,無法抑制的靈氣向四周涌散,巨大的尾部如同狂蟒一樣在虛空搖曳,就連鼻孔中噴出的霧氣都在燃燒虛空。

毫無疑問,此時的七尾極度危險,而林天成也徹底的激怒了對方,數次擊殺它讓它已經將林天成記恨在心!

「小子,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我要將你化為灰燼!」七尾憤怒的吼道,聲音宛如地獄傳來一般滲人。

林天成冷冷的看著七尾,他現在的靈力不多了,要說殺七尾,還是能殺一次的,但關鍵是殺了意義不大,除非自己有把握能再殺它兩次。

否則一切都毫無意義!

而且此時的七尾實力已經強大到了頂峰,要想輕易擊殺,絕對是不可能的了。「想殺我的人很多,你得排隊才行!」林天成咧嘴笑了笑,原本他想遁走的心在這一刻動搖了。

他今後要面對的敵人很強大,至少比七尾強大的多,無論靈源解封時逃出去的黑龍,還是那剩下三隻沒有見過的獸王和獸皇,以及遠在星宇之地的聖魂殿!

這些人都比這七尾要強大的多,如果此時自己退了,今後自己是不是還有勇往直前的信念?

神魔劍也在微微顫鳴,似乎像是在請戰。

林天成的眼中的堅定之色也漸漸升起,嘴角揚起,露出邪魅笑容。「八星道祖中階了嗎?那我就看看你還有幾條命能給我斬的!」

此時林天成堅定了自己的信念,自己一路走來能成長到今天這個地步,靠的就是必勝的信念和頑強的意志,以及……強大的軟體!

如今,區區一隻七尾想要讓自己無敵的信念動搖,那簡直就是笑話。

大不了就耗費點電就是了,今日就斬了他堅定自己的道,殺道!

殺一人,方為惡,殺一惡,救蒼生!

今日,自己就斬了這隻小狐狸!

話說,自己這也算是任務損耗,這電量是不是得找僱主報銷?

林天成瞥了一眼隱入虛空之中的雪姬,長得還不錯,應該會有電的吧?

實在不行,自己就回瑤池聖地找墨傾,她身上是有電的,至於王夢欣的警告……

沒有電人會死的,為了還能見到你,所以我充電了,這個理由應該可以敷衍……解釋的過去吧!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究竟有什麼底氣說出這樣的狂言,殺你,我輕而易舉。」林天成說道。

於此同時,七尾已經憤怒的失去了理智,瘋狂的朝林天成殺了過來,三條尾巴瞬間封鎖虛空不給林天成任何遁走的機會。

七尾的速度在此刻已經快到了極致,甚至肉身之上浮現出了時空之力,瞬息出現在林天成的面前,一雙利爪朝著林天成的肉身撕裂而去。

林天成冷笑一聲,身形化作殘影和神魔劍融為了一體,瞬間洞穿七尾的肉身,再次選擇硬碰。

只是,這一次林天成並非毫髮無傷,胸口子上出現了兩道深可見骨的傷痕,一股寒霜之力正在侵蝕他的肉身。

一閃即逝的林天成背對著身後的雪姬和霍老,急忙調動電量開啟360修復金身,電量瞬息消耗了20個之多。

肉身復原,林天成毫不猶豫的再耗費了20個電瞬間恢復了自己的靈力,趁著身後七尾復原的瞬間再次殺了過去斬殺對方。

「嗷嗚!」

只剩下最後一身的七尾終於恐懼了,但是也憤怒到了極致,此時的它已經是終極形態了,實力堪比普通的八星道祖高階!

…… 十點整。

京市電視劇燦星獎藝術節正是開始,這次採取的是直播方式,各家粉絲們齊齊湧入直播間,滿心期待的想看自家正主。

有經濟能力或者家住京市的粉絲們來到現場,組織應援,各家的粉絲手裡拿著橫幅還有燈牌和揮舞的旗子。

紅毯上站著一男一女兩位女主持,說著千篇一律的開場白。

說完開場詞后女主持人看了一眼現場的粉絲們,「大家的情緒都很高漲,看來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見自家的偶像出場,那麼請大聲的告訴我,你們想看到誰?」

說著把話筒對準粉絲們,霎時間現場響起一陣狂喊,響徹雲霄,震耳欲聾。

大家瘋狂的喊著自家偶像的名字,直播間里的觀眾們隔著屏幕也能感受到那股興奮的情緒。

現場氣氛被點燃。

男主持人自然的接話,「現在,朝我們走來的是我國蟬聯多屆的金馬獎影后,去年燦星獎藝術節的最佳得住,華婷女士。」

鏡頭朝著紅毯方向掃去。

只見六十多歲的華婷女士保養得當,穿著黑色禮裙外面套著外套,儀態優雅的緩緩走來。

華女士年少顛沛流離,撿過垃圾當過歌女,前半生歷經磨難,後半生機緣巧合入娛樂圈后大放異彩。

她是眾多藝人崇拜的偶像,或許用演員這個詞更加的適合她。

看到華女士,現場和直播間的粉絲們也都齊齊鼓掌呼喊。

很多人從小看華婷的電影電視劇長大,這是一代人的回憶。

華女士接過筆在簽名牆上籤下名字,禮貌致辭幾句後進入會堂內場。

接下來的紅毯平平無奇,讓觀眾們沒感到有多眼前一亮。

【今年的燦星獎藝術節好無聊啊,感覺都沒什麼出圈的造型。托腮.jpg】

【這些都是什麼妖魔鬼怪,每次看紅毯直播我就忍不住懷疑這些人跟電視劇上的真的是同一個人嗎?懷疑人生.jpg】

【媽耶,張琪那胸露的,我就想知道大冬天的穿低胸裝不冷嗎?】

【咳咳咳,張琪的抹胸不算什麼,為了博鏡頭和熱搜,金璇兒也是拼了,你看她穿的那個露背裝,我只能說一句佩服。嘴角抽搐.jpg】

【男明星起碼是萬年不變的西裝,長袖長褲,女明星那就是露胳膊露腿我看著都冷。害怕.jpg】

【其實很多藝人也不想這麼穿的,紅毯的服裝基本都是品牌方贊助的,會要求她們穿。】

【華女士保養的好好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防腐劑,我小時候她就長這樣,如果我都結婚有娃了她還是這樣。羨慕.jpg】

……

直播間里吵吵嚷嚷,紅毯現場的氣氛依舊熱烈不減。

這時,一位上場的女明星沒注意,高跟鞋踩到腳下的禮服,瞬間身體不穩摔倒在地上。

「砰——」

紅毯事故突生,她的粉絲們焦急的狂喊情緒激動者甚至想要衝出保安的攔截上去。

還好女主持人眼疾手快的上前把人攙扶起來。

「謝謝。」

「不客氣。」

摔倒的女明星崴到的腳疼痛,保持笑容,整理衣衫走完紅毯,只是這次走的幅度變得小心又謹慎。

她簽名接受採訪后,兩位主持人也沒問為難她的問題,簡短的採訪後進入大堂。

。 黃龍道人的眼神很兇狠,而且透露著非常不服氣的神光。

他死死的看著葉天傾,

眼中的怒火,彷彿要凝成實質,噴湧出來似得。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