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堅硬無比的腦袋,如同豆腐一般被長劍輕易割裂。

如果是普通武器,想要打爆喪屍的腦袋需要極大的力量。

但是,趙淳風的長劍是傳說中的殺生刃,上面沾有濃烈的煞氣,對付喪屍有奇效。

趙淳風攻擊到了這頭喪屍的要害,並未將其瞬間擊殺。

因為受到身上傷口的影響,趙淳風已經有些虛脫,所以並沒能做到一擊必殺。

這種程度的傷口,還不足以令喪屍致命。

趙淳風沒有絲毫的怯戰,瞬間又是一劍,狠狠的斬在喪屍後腦的同一位置。

如此一來,喪屍受到的傷勢,已經達到了致命的程度。

「吼!」

喪屍受到攻擊,當即發出撕心裂肺的怒吼,前方正在朝着一樓衝殺的喪屍紛紛止步,被最後一頭喪屍的吼叫所吸引。

趙淳風屏住呼吸,整個人的精神高度的繃緊,鋒銳的御風劍第一時間出鞘,狠狠的斬在這頭即將要死的喪屍頭上。

最後這一劍,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頭喪屍頓時栽倒在地,黑色的腥臭血液在地上撒了一大灘。

關鍵時刻,趙淳風成功補刀,將這頭喪屍臨死之時的煞氣吸收到了御風劍上。

趙淳風來不及多想,劍柄早已經準備在手中,噌的一劍刺出,又是將近處的一頭喪屍擊殺。

做完這一步,趙淳風掉頭就跑,此時他已經發覺自己的體力開始透支,身上那些尚未癒合的傷口也在隱隱作痛。

為了保險起見,趙淳風拼盡全力,如同旋風一般,朝着自己的房間衝去。

而在趙淳風的身後,超過十頭喪屍正在瘋狂的追趕,一旦被追上,趙淳風將被這些喪屍啃的連骨頭都不會剩下。

「哐當!」

趙淳風衝擊自己的房間,迅速將房門反鎖,後背死死的頂在門后,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大汗淋漓,身體已然陷入虛脫。

「還是不行啊,我現在的身體實在太弱,根本沒辦法支撐我闖出去。」

趙淳風後背貼著房門,坐在地上重重喘息。

這個時候,十幾頭喪屍堵在門外,正在瘋狂的攻擊趙淳風的房門,指甲劃過門框和牆壁,發出令人牙酸的茲拉聲。

這種攻擊大約持續了一分多鐘,房間之中再也沒有半點聲音出現,這些喪屍漸漸失去了目標,又開始朝着其他方向遊盪開去。

直到這一刻,趙淳風心中的緊迫感才緩緩消失。

他望着嚴重變形的房門,稍稍鬆了口氣。

幾個小時時間很快過去。

在此期間,趙淳風吃了點東西,睡了一覺恢復體力。

然而等他醒來的時候,卻忽然感到外面有些不對勁。

趙淳風突然間皺起眉頭,因為外面的樓道里空蕩蕩的,一頭喪屍也沒有。

「發生了什麼?喪屍呢?」

趙淳風露出了疑惑之色,之前他明明記得,樓道中至少有五頭喪屍,現在竟然一頭也沒有了。

思來想去,趙淳風決定不再糾結這個問題,因為外面不管再怎麼變,現在都跟他毫無關係。

因為他現在只想先把身上的傷養好。

「啪啪啪…」

突然,一連串的腳步聲響起,一個名叫賈陽的年輕男子從樓道東頭的廁所中跑了出來,往趙淳風所在的306房間跑去。

賈陽也是末世中的倖存者之一。

在末世爆發之後,從濟城邊境附近苟活了許久。

沒有覺醒異能的他,在末世中一直屬於苟延殘喘的狀態,直到後來那天,遇到了趙淳風,生存狀況才逐漸有所改觀。

只可惜,賈陽這傢伙生性有些小貪心,不滿足於現狀的他,不久前不顧趙淳風的阻攔,偷偷從屋裏翻出去試圖尋找更好的資源。

然而最後卻是事與願違。

在外尋找一夜的賈陽不僅沒有發現任何食物,反而差點死在喪屍口中,最後僥倖躲在廁所里才活了下來。

而此刻的306房間。

便是賈陽與趙淳風初次偶遇時的房間。

當他發現樓道里沒有了喪屍之後,第一時間想要返回自己的房間。

那裏有床,有吃的,要比廁所的環境好一萬倍,而且還安全。

賈陽躡手躡腳的回到306房間之外,他驚恐的四處觀望,有驚無險的長出了一口氣,並沒有喪屍追過來。

「咚咚咚!」

賈陽輕輕敲了敲門,焦急又忐忑的喊道:「趙哥快開門,我是賈陽。」

趙淳風坐在門后的下鋪床面上,並沒有要開門的意思。

之前他早就勸說過這傢伙不要擅自出門,可這傢伙卻不聽,而自己身上還有傷勢未愈,自然也不可能顧及賈陽這傢伙的死活。

趙淳風一語不發,就這麼靜靜坐在床上,裝死。

「喂,快開門啊!!」

門外,賈陽發現裏面沒有人回應,頓時露出焦急之色。

沒過多久,他就一下子就明白過來,趙淳風是故意不給自己開門。

想到這裏,賈陽頓時心中暴怒,特么的,這個覺醒者怎麼一點慈悲之心都沒有?

明明都是濟城的老鄉,為什麼就不能好心幫他一把?

賈陽只恨自己走的太急,沒有帶鑰匙,要不然,自己豈能被那個趙淳風鎖在門外?

賈陽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心中的怒氣,語氣凌厲的說道:「趙淳風,快開門,一會兒喪屍就過來了!」

然而,房間之中還是沒有半點聲音,就像根本就沒有人。

這下子,賈陽徹底急了,大聲罵道:「趙淳風,我曹尼瑪!別以為自己是覺醒者就了不起,你現在身負重傷,別說動手了,就連行動都困難!

等老子進去,揍不死你個狗東西!」

「吼!」

劇烈的嘶吼聲在各個樓層回蕩,賈陽的大聲叫罵成功引起了喪屍的注意。

剎那間,整個樓道里響起了凌亂的喪屍腳步聲,賈陽嚇得冷汗直流,當即調轉身形,朝着樓梯口的廁所跑去。

「嘭!」

在喪屍來臨之前,賈陽險之又險的重新跑回了廁所之中,關上門之後,他嚇得面色蒼白,渾身冷汗直流。

幸好喪屍距離這裏比較遠,否則賈陽已經成為喪屍腹中的食物。

「蠢貨!」

趙淳風冷笑一聲,末世中最忌大喊大叫,賈陽成功的做到了。

趙淳風不去管他,靜靜聽着喪屍的腳步聲。

「一頭,兩頭,三頭……」

賈陽一聲叫罵,引來了三頭喪屍。

這下子,樓道里原本棘手的喪屍數量問題,好像就變得輕鬆多了。

。 葉飄讓船長去抓對面正在偷藍的龍女的時候,自己怎麼可能閑着。

他的劫已經早早地就往藍BUFF外面的草叢那邊走了,龍女一閃現過牆,葉飄早就已經在龍女的臉上等着他了。一個Q技能手裏劍諸刃加上一記平A就直接把龍女給帶走了。

「FirstBlood!」

比賽才開始不到2分鐘,葉飄就拿下了對面的一血。

「我艹,這尼瑪一血也太快了吧!」

「我靠葉神牛比啊,這意識簡直沒誰了。」

「666,不愧是我大葉神!」

葉飄直播間中的彈幕紛紛表示震驚起來,他們都沒有想到葉飄竟然會這麼快就拿下對面的一血。

而那邊swking的直播間中,觀看直播的棒子國觀眾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蔡基,你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大意,這種情況下藍BUFF就不要打了,回到自己的野區紅開就行了。」

swking一時間就有些小小地不滿,畢竟說好的這把要碾壓對面的隊伍的,這一上來就被人給拿了一血可是有些打擊士氣了。

「king哥,剛剛有些小看對面的華國玩家了,沒想到他們還會反野,是我大意了。」李蔡基一時間也有些鬱悶地說道。

「問題不大,但是你自己注意點。」swking又是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

而swking的直播間中,彈幕都是一片對華國玩家的冷嘲熱諷。

「沒想到,華國的玩家還會反野。」

「開眼界了開眼界,這幾個華國玩家,比我想像地會玩一點嘛,不知道這把他們能夠堅持多久。」

「我猜對面的華國玩家拿到一血之後肯定是高興壞了吧,跟一輩子沒有拿過一血似的。」

….

而葉飄這裏在殺死龍女之後,龍女的屍體上立馬就出現了一隻金光閃閃的黃金寶箱。葉飄想也沒想地就上去撿了起來.

「獲得黃金寶箱一隻,是否打開?」

葉飄也不含糊,拿到寶箱之後直接就打開了它。

「黃金寶箱開啟,獲得現實技中級詠春拳。」

「中級詠春拳:在初級詠春拳的基礎上進行強化而得到的攻防一體武術。」

竟然是中級詠春拳。葉飄看到這個技能不禁有些意外。其實對他來說初級詠春拳已經夠用了,畢竟現代社會中已經很少有人回去學習武術這種華國傳統技藝了。

學武術不僅花時間而且又要吃苦受累,很多人都不太願意去學習。反倒是棒子國的跆拳道,島國的空手道,這種看上去拉風無比,實則是花拳繡腿,普通人學了中看不中用的格鬥技巧吸引了很多的年輕人爭相學習。

相比與老祖宗留下的技藝,大多數國人都喜歡趕時髦學習外國的這種格鬥技藝。殊不知,武術從創立開始就是一門殺人的技藝,是老祖宗們防身對敵的立身之本。

兩種根本不是同一級別的東西,很多人都說外國的各種格鬥技藝比華國的武術厲害,甚至還有專業的武術打假人這種新興職業出現。殊不知,見過真正的華國武術的人恐怕早就去下面見閻王爺了

這個事情暫且不說,葉飄就回到了線上開始和對面的男刀對線起來。

對於葉飄和上路的船長來說,剛剛的這波抓人他們兩人都是不虧的。上單船長拿到了藍BUFF的金錢和經驗以及一個藍BUFF增益。

而葉飄這邊的話則是拿到了第一滴血的賞金,和殺死龍女的經驗。

他們兩個基本是雙贏的,倒霉的就是對面這個偷藍不成反而丟了老命的龍女。

回到線上之後,對面的男刀也開始不斷地用W技能斬草除根對葉飄進行起騷擾來。由於這個技能是非指向性技能,所以那男刀基本上放不到葉飄的這個技能。

而男刀雖然號稱2級就可以秒人的英雄,那也是要W技能來回兩下傷害都打出來,觸發被動的兩層創傷效果,再加上Q技能的創傷效果,兩個技能打出三層創傷效果,觸發被動的流血才可以在2級的時候就可以秒掉葉飄。

Q技能諾克薩斯式外交是個指向性技能,葉飄是沒法躲避掉的,而泰隆的W技能葉飄卻可以輕易地躲掉。一時間,2級的男刀也無法對葉飄打出一整套傷害,因此也沒有什麼機會殺死葉飄。

不過葉飄需要警惕的是,6級之後的男刀還是十分具有威脅性的,Q技能和大招都是指向性技能,處理不好的話葉飄很容易就被對面的這個男刀單殺的。

而此刻男刀的W技能放不到葉飄,只有一個Q技能可以用,但是男刀用Q技能上來打葉飄的話,葉飄卻能夠用手上的非指向技能遠地就放到男刀的身上。

砰砰——

葉飄看着對面的男刀身上的血就下降了一大格。對面的這個swking已經非常努力的在走位躲技能了,但是還是會被葉飄的Q技能和E技能放到,蹭掉一大格的血。

比賽一開始,葉飄這邊線上就暫時小小地領先了一番。這個時候葉飄就以牙還牙地站在了自己的兵線後面,朝着那個swking亮起了嘲諷般的牌子。

「行!你牛比!」swing看到葉飄拿了一血之後竟然開始嘲笑起自己來,一時間就有些惱火,不過他也不是很放在心上,一個人頭的領先,一時血量優勢並不能代表什麼。「很好,跳樑小丑!看我等下怎麼殺你!」swking在電腦前不屑地說了一句。

「king神,好好教訓那個華國玩家一頓,媽的,這個傢伙竟然敢在我king神面前亮牌子我看他是想找虐了呢?」

「我大韓民國,宇宙第一,教訓區區華國菜雞不在話下,大家別急這把坐等對面的劫被king神打成傻比。」

「對面的劫完了,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跟什麼人對線,這把king神不贏我直播吃屎給大家看。」

「+1,我不信king神打不過對面的劫,現在king神只是在讓對面,等下就軍訓對面的劫,我在這裏放下話了,這把king神要是贏不了的話,我直播吃電腦,希望有機會表演一次給大家看。」

棒子國直播間中的玩家一時間,就開始紛紛立下了flag,他們心裏可是十分的自信swking能夠大發神威打爆對面的。連說話都開始變得肆無忌憚起來,各種死亡flag更是信手拈來,隨意地立下。 「出來鄧肯之外,皇室的人應該有合作吧?」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