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一閃而過,但是我很確定,那是血。

落在太修心中的那滴血。

猛地起身,突然我劇烈的咳嗽起來,剛一張口,一口老血噴了出來,差不點噴到夏沫的身上。

她一看完全嚇傻了。

因為我也是第一次在夏末的面前出現這種情況。

這也讓我自己非常疑惑,先前兩位老先生在說的時候,並沒有說過這種法陣會傷及自身啊!

「不對!」

我很快的意識到,並不是法陣本身出的問題,而是太修的身體,留有異常。

輕輕推開夏末,我三兩步跑到他的面前抬起下巴。

這傢伙已經睜開了雙眼,不過雙目赤紅,有了六魄相當於恢復了神采,但是他的靈魂並沒有完全蘇醒,那三魂不回來,他還不是太修。

「接下來我們要去陰間嗎?」夏末打了個哆嗦,說道。

儘管很好奇,我看出來,她還是有些恐懼。

「害怕就別去了,我跟太修兩個人就可以!」

夏末一聽徹底生氣:「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

她不爽道:「這傢伙不給你添亂就不錯了,而且看到他剛才那眼神了嗎?要吃人一樣。」

「你覺得這種狀態下,太修會對我造成什麼影響嗎?」我反問道。

夏末木訥的搖了搖頭,說:「我當然知道你這麼厲害,他不會傷到你的,可是剛才……」

她欲言又止。

夏末似乎能夠感覺到,我不願意提剛才的事情,於是岔開話題:「反正我不放心,咱們兩個一起去多少有個照應,不是嗎?」

眼見拗不過夏末,只好作罷。

但剛剛身體受到反噬,吐血這件事情卻令我不得不重視。

再去陰間之前,我率先拿出了劉老先生臨走時候給我的那本小冊子。

這本冊子挺奇怪的,大致一翻,感覺每頁都寫了滿滿當當的字跡。

但是,當我和夏末坐下來真正開始看的時候,發現就是一本相當普通的日記。

記錄的不過是,那人在黃泉村的日常。

寫了大概有大半本。

我和夏末看的昏昏欲睡。

「哎呀,算了,我看這東西就是劉爺爺故意騙你的。」

我有些弄不明白,騙我?為什麼?這對他來講有什麼好處嗎?

夏末拽拽我的袖子:「別耽誤時間了,你再看一會天都快黑了,這東西就跟本小說似的,看着有什麼意思啊。」

「等會兒!」

翻到最後一頁的時候,我發現裏面有個小夾層。

這居然可以取出來。

將裏面的硬殼扒開之後,夾層中掉出來一小塊紅色的冰晶。

「這是什麼東西?」

我剛一拿起來,本身一動不動的太修突然猛地一個抬頭,直直的抓住了我的手臂。

「喂!你這傢伙怎麼突然醒過來了?」夏末好奇的就要湊上前。

。 今日一下午,宗政景曜都沒有咳嗽,看來這個葯有用的。

宗政景曜的眼神變得意味深長了起來,他一口將葯咽下去之後,伸手抓住了顧知鳶的手腕:「今日我們還有一筆賬沒有算。」

顧知鳶似笑非笑的看著宗政景曜:「王爺若是有力氣跟我算也可以,只怕是,沒有了……」

宗政景曜:?

不過一小會兒,他便覺得手腳無力,眼皮重的厲害,整個人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

「你……」宗政景曜的話還沒有說完,便倒在枕頭上睡著了。

頓時,顧知鳶笑的半死。

突然想到了那句:大朗,吃藥了。

她收拾了一下,依靠在宗政景曜的旁邊,半躺著睡了下去。

她伸手緊緊擁抱著宗政景曜,夜風的冰冷,被他高大的身軀擋住了,被窩裡面暖暖的。

顧知鳶忍不住在宗政景曜的胸口的位置蹭了噌。

「別動。」宗政景曜聲音帶著幾分沙啞:「你再動,本王就裝不下去了……」

顧知鳶:?

顧知鳶猛地坐了起來:「你,你沒中藥?」

宗政景曜的嘴角勾起了一個弧度,捏了捏顧知鳶的臉頰:「本王瞧你如此殷勤,便知道有詐,我娘準備了些葯,迷幻藥對我沒用。」

顧知鳶:……

「那你還裝的那麼認真?」

「不想讓你失望呀。」

「那你裝到底呀。」

「你撩撥我我心癢難撓,裝不下去了。」

瞧著宗政景曜眼角眉梢的笑容,顧知鳶覺得晦氣。

宗政景曜緊緊的擁抱著她,笑道:「臭丫頭,你要謀殺親夫么?」

「起開,你不信任我,你覺得我會給你下藥。」

顧知鳶承認,自己有無理取鬧的成分,但是,她怕宗政景曜死性不改,他的傷沒好,這裡又人來人往的,不適合這種事情。

宗政景曜:……

他沉默了一下:「本王不是不信任你,本王太了解你了。」

「你就是不信任我!」顧知鳶翻了個身賭氣一般的說道。

宗政景曜從後面擁抱著她:「這就生氣了呀,本王鬧著玩的,要不你再給本王下一次葯?」

下藥?

顧知鳶覺得這句話從宗政景曜的嘴巴裡面說出來,無端有種曖昧的感覺,她狠狠皺了皺眉頭:「起開,我要睡覺了,我真的好累。」

「今日母親做的合酥糕很好吃。」宗政景曜突然說道,聲音裡面帶著幾分惆悵。

「嗯?」顧知鳶愣了一下,她很少聽到宗政景曜說什麼東西好吃。

緊接著,宗政景曜笑了一聲:「如果年幼的時候,沒有母親的磨練,到真的沒有今日的本王,所以日後我們有了兒子也該要好好磨練一下了。」

顧知鳶聽到宗政景曜語氣之中意味深長的感覺,突然覺得,誰做宗政景曜的兒子,還真的挺慘的……

「那我們要是有個女兒呢?」顧知鳶笑著問道。「小澤!」。

「喂!」。

唐超和魏強反應過來,看著林澤朝前走去,都是一驚,呼喊出聲,準備上去幫忙。

楊偉臉色陰沉,楊宏此刻在他身後,他眼見著林澤走來,直接抬手,一個巴掌朝著林澤的臉呼了過去。

……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四百八十七章找死「啊?」小丑露出可笑的笑容,說道:「你可真有趣,我們是騙他們的,我們異能者在這裡可謂是人人喊打,城主又怎麼會收留我們?」

「那……」羅飛傻眼了,剛剛的計劃還沒開始就破滅了。

他還要再問,小丑自來熟道:「我叫丑橘,前面和我一樣的小丑是我的哥哥叫丑羅,那兔女郎是狩衣,我們的頭,那個藍頭髮的叫崩雪……你叫什麼?」

羅飛將他的胳膊從自己的脖子上掰下,「你好醜橘,我還有事就不和你們一起走了,再見………

《重裝廢土》第一百四十一章:遭埋伏顧暖慌亂的放下手裡的針線,小臉蛋紅了紅。

雖然宋明理只是牽著她,但她知道這種舉動只能和丈夫,不免有點害羞。

進了宋明理的屋子小姑娘就被抱住了,顧暖愣了下,伸手回抱住了他,心裡有點擔憂,相公是受委屈了嗎?

平常弟弟不開心或者受委屈了就會跑過來抱著她,不過弟弟年紀小,抱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一百四十五章我是不是很胖 接到肖明電話后,林父是帶著喬母一起去的。

「咱們音音啊,總算是找到一個真心疼愛她的好男人了。」如果忽略林父眼裡那抹得意,倒能讓人覺得他是真心為喬音好的。

「我也看出音音這次找的男人不錯。」

至少比那個顧松好一百倍。

林父看著喬母笑盈盈的樣子,帶著惡意的笑道:「是啊,肖明是真的不錯,就是年齡比音音大一些,不過俗話說得好,越是年紀大的男人越是疼女人。」

「肖明?你什麼意思?」喬母直直瞪著林父。

「剛才就是肖明跟我打電話,說音音喜歡他,對他情不自禁,兩人在賓館……」

喬母眼前一黑,差點暈倒,「肖明這個禽獸…..」

「現在這種社會,男女之間講究得是你情我願,肖明都說了,可是音音主動的……」

喬母不理他,直接招手叫車。

201門前,林父搶先一步敲門,「肖明,我和音音的媽媽過來了,你快開門,我們給你做主!」

喬母一把推開他,「音音,媽媽來了,你快開門,有什麼事媽媽給你做主!」

林父眼神閃爍。

生米都煮成熟飯了,而且肖明還留了錄像,他倒要看看她要如何為喬音做主?

林父和林倩倩的心思一樣。

即便是顧松被搶走了,可他們也見不得喬音過得比林倩倩好。

陸景深這麼好的男人,喬音壓根就配不上。

喬音就應該配肖明這種老男人!

門被打開,還沒看清裡面的情況,林父就先一步叫起來,「肖明,我家音音可已經是你的人了,你以後可不能對音音不好……」

他後半句話在對上陸景深似笑非笑的唇角,和戾氣橫生的雙眼時,戛然而止。

喬音把喬母拉進房間,「媽,你怎麼也來了?」

「我聽說你和肖明……這是肖明?」

喬母指著牆角縮成一團,又老又丑,無比猥瑣的男人,後半句話聲音提高了八度。

「音音,你有沒有怎麼樣?是不是這禽獸強迫的你?你不要怕,有媽在,絕不讓你受委屈……」

喬母心疼地把喬音摟在懷裡,檢查了半天。

「媽,我沒事,多虧了景深。他要是晚來一步,我可能真的就……」

其實喬音也有些后怕,她雖然有一百種手段讓肖明在事後自食惡果,可當時那種情況,陸景深要是沒有及時趕到的話,她即便能從肖明手下逃出來,肯定也是兩敗俱傷。

喬母拉過陸景深的手,「景深,多虧你救了音音。我都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你可真是音音的大救星,是個好孩子……」

陸景深身子僵了僵,很快就在喬母慈祥的目光里軟了下來。

「……媽,音音是我老婆,我為她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而林父趁著他們三人不注意,悄悄走到肖明跟前,小聲說道:「我說肖明,你連個女人都拿不下,還是不是個男人!這麼好的機會,都讓你給浪費了!」

肖明艱難抬頭,看著林父氣極敗壞的樣子,想笑卻又疼得五官扭曲,表情十分詭異。

「……老林,你…….你這個繼女不簡單……」

「什麼簡單不簡單的!肖明,我可跟你說好了,你這件事全都是你自己惹出來的,跟我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肖明疼得倒吸口涼氣,聽到林父想要撇開關係的話,在心裡冷哼了兩聲。

本來他還想提醒兩句的,哼,現在就算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