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混蛋死了?」

林鎮宏先是有些吃驚,然後又急忙說道,「他死了也是活該!」

「郭紹倫,一直覬覦我的錢財!」

「甚至,他還教唆我女兒,讓我寫好遺囑,我早就對他失望至極了。」

「這混蛋,死了也就死了,我不會為他報仇的,我發誓。」

「那就沒事了!」李初晨說完,轉身就走。

走到卧室門口。

李初晨忽然停下腳步。

他回頭對林鎮宏說道:「林先生,你最好牢記你說的話。」

「否則,我會殺你全家。」

「你應該知道,我有那個能力。」

李初晨這次說完,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泰山狠狠瞪了林鎮宏一眼后。

就跟在李初晨後面,迅速離開這座莊園。

等他們走遠。

林鎮宏這才放下槍,長出了一口氣。

看着躺了一地的保鏢,林鎮宏皺起可眉頭說道:

「你們誰能告訴我,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來頭?」

「林先生,把我們打傷的人,絕對就是戰神級以上的強者。」

有一個保鏢,忍着傷痛。

開口說道,「林先生,我奉勸您一句。不要去招惹這兩個人,他們……很強。」

「傳我命令,封鎖消息。今晚的事情,一個字也不能泄露出去。」

林鎮宏咬了咬牙。

他在心中暗暗想道,「你們都殺到我家裏來了,我要是什麼都不做,豈不是要被人笑話?」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的閱讀地址:https:///135666/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最新章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文字鋪、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全文閱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txt下載、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免費閱讀、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文字鋪

文字鋪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在異世界開網咖、和女神們的荒島餘生、

。 子書飛雙看見浮光停下,她大喘了幾口氣,然後才提起就像是灌了鉛的雙腿跑過去。

浮光一向對女孩比較寬容,所以看見子書飛雙這副樣子,她也沒有馬上離開,等她到了跟前,才笑着問:「跟過來做什麼?」

看見浮光這嫵媚動人的臉,子書飛雙很不好意思,她臉頰因為劇烈運動而浮現紅暈,看上去越發的可愛嬌俏了。

「我,我就是想知道恩公的名諱。」她喘著氣說。

浮光輕笑一聲,說道:「知不知道又不重要,我又不要你的報答。」

誰料小姑娘卻是搖搖頭,一雙杏眼瞅著浮光,「不可以的,夫子說了,要有恩必報!」

這小姑娘還挺倔強的。

浮光看見不遠處有人賣糖葫蘆,於是指著那人,對小姑娘說:「我有點想吃糖葫蘆,你去給我買。」

小姑娘聞言,那雙漂亮的大眼睛充滿了神采,「好,我這就去。」

她小跑過去買糖葫蘆,浮光在原地等她。

接過糖葫蘆,浮光說:「好,這個恩你算報了。」

子書飛雙聽到這話,頓時瞪圓了眼珠子。

這雙眼睛本來就大,這瞪着浮光的時候就顯得更大了。

「怎麼可以這樣?救命之恩一個糖葫蘆……這,我的命也不止一個糖葫蘆吧?」說着說着竟然還有些委屈了。

浮光:「……」

「你的命,很值錢,無價的。」浮光對小姑娘說,「救你對我來說是舉手之勞,就像買糖葫蘆是你的舉手之勞一樣。」

小姑娘似乎被說動了,可她還是想知道浮光的名字。

而浮光並不想和子書家的人有什麼糾葛。

「快回去吧,我還有事。」浮光就要和小姑娘擦身而過,而她卻抓住了浮光的衣袖。

「我只是想認識你,真的沒有惡意的。」子書浮光委屈的看着浮光,她覺得不能認識這樣的美人就是她此生的遺憾。

浮光看着這個小姑娘,良久之後,她妥協了,「罷了,遲早也是會知道的。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不能告訴你家裏人。」

子書飛雙雖然覺得這個話十分奇怪,這和她家裏人有什麼關係?

「你若是不答應,那就以後再說。」浮光作勢要走。

子書飛雙連忙拉住浮光,她說:「不要,我保證不告訴任何人,我母親都不說。」

浮光這才點頭,「我叫浮光,浮光掠影的前面兩個字。」

「浮光?」子書飛雙看起來年紀比浮光要小一點,她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十分耳熟,好像在哪聽過,可是又死活想不起來。

看她這樣,浮光就知道子書飛雙或許知道原主,她也不管,反正遲早都會知道,只要這傢伙這個時候不說就好。

能少些麻煩。

子書飛雙疑惑的看着浮光的臉,等浮光走了之後她才猛然拍了一下自己後腦勺。

「怪不得那麼熟悉,早年走丟的大堂姐不就是這個名字嗎?難道是同名?」這個和世界上有那麼多同名的人,或許只是巧合呢?

子書飛雙咬着手指頭,一扭頭要問,卻發現面前早就沒了浮光的人影。

不讓她告訴他們家裏人,那麼很明顯對方和他們家的人有點關係,而且她長得那麼好看,大堂姐的母親當年可是傾國傾城的美人兒。

難不成真的是大堂姐?

可如果是大堂姐為什麼不願意回家呢?

算了,以後再見到一定要仔細問問,她既然答應了她,那就不能把這件事告訴家裏人。

浮光進了安江王府,安江王府的格局和林州府的格局有些不同,那也只是細節上的不同,整體格局是一樣的,因為林州王和安江王爵位一樣,居住的房子格局就不能越過這個爵位。

她只是坐在某個屋頂上,冰糖葫蘆的糖衣已經被她吃完了,就剩下光禿禿,紅彤彤的山楂。

山楂酸,不合浮光的胃口,她想了想還是扔了【不要浪費糧食,浮光是壞孩子】。

萬靈書,你為什麼沒有把裴連瑾的資料給我?

是的,萬靈書一直沒有給裴連瑾的資料,浮光到現在都不知道裴連瑾的身世到底是怎麼回事。

【因為有人皇的干擾,本位面的主要任務不是氣運子,宿主的主要任務是成為人上人,並且獲得人皇的加冕,所以就沒有裴連瑾的資料。】

哦。

浮光百無聊賴的坐在屋頂上,007說話了,【美麗可人的小仙女兒啊,我們敗家吧,剛才你居然讓一個小姑娘給你買糖葫蘆,你簡直沒有把我007放眼裏。】

浮光:「……」那是人家的救命之恩,你懂啥?

【所以,請宿主在一炷香的時間裏花掉一千兩,計時開始!】

【友情提示,如果小仙女兒沒有完成任務,將得到隨機性懲罰。】

已經被敗家任務支配習慣的浮光:「……」

沒辦法,只能先去完成任務。

一千兩對現在的浮光來說簡直是……困難至極。

沒想到安江州的消費水平和林州城消費水平差不多,最後浮光選了好幾個金子打造的鏤空小球才算完成任務。

還是卡在最後兩秒完成的。

浮光:007我們做任務可以,但是能不能把時間拉長點?一炷香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

【我相信美麗可人的小仙女兒,而且如果咩有時間限制,那遊戲將會相當的無趣。】

浮光:「……」謝謝,我需要無趣的遊戲。

【宿主,氣運子的氣息波動很不好,你要不要去看看?】萬靈書忽然插嘴。

聽到這話,浮光飛快的朝安江王府跑去,周圍的人只覺得眼前一道殘影閃過,還以為是自己眼花了。

浮光剛剛到安江王府門口,一個穿着藏青色衣服的侍衛就站在那兒,似乎是在等她。

浮光認識他,這個人就是之前試探他的人,如果沒猜錯的話,此人就是梅十二。

「林州王,我們王爺有請。」梅十二彎腰說道。

浮光眼中已經是一片冷然,她說:「裴連瑾在哪?」

梅十二沒回答這個問題,見此,浮光只好親自去問安江王。

本以為是個聰明的,居然在背後耍陰招。 喬思語輕笑了一聲,「馬總也看到了,男人就是這麼靠不住,所以我才要強大起來……計劃已經完成了一大半,做好打硬仗的準備吧……」

看着喬思語離去的背影,馬洪洋嘴角露出了一絲淫邪的笑容,雖然厲默川新招的秘書看起來很夠味,不過在他看來,喬思語更夠味,他倒是很想嘗嘗厲默川女人的味道!

而這一幕落在了不遠處墨逸飛的眼中,墨逸飛現在是喬思語的人,所以喬思語和馬洪洋都沒有防備他,看到馬洪洋看喬思語的眼神,他皺了皺眉,嘴角冷冷一勾,找死……

憋著一口氣回到辦公室,喬思語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可越是強迫,心裏就越氣越亂,一直到中午,她胸口的那股鬱悶之氣還沒有消下去。

突然,一雙大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光是聞到味道,喬思語就知道身後的人是誰。

緊緊地捏了捏拳頭,喬思語才壓下轉過身給厲默川兩個大耳刮子的衝動,勾唇輕笑着嘲諷道:「厲總調|戲完小秘書後又來找我,也不怕你的小秘書傷心?」

說着,一把取開了厲默川捂在她眼睛上的手,將辦公旋轉過去冷冷地看向了厲默川。

厲默川想伸手抱她,卻被她躲開了。

「老婆大人吃醋了?」

「呵……笑話,我向來不喜歡吃醋,你又不是不知道!」

「嗯,食醋是不怎麼吃,乾醋卻吃的很多!」

「……」喬思語氣的磨了磨牙,但臉上卻是笑着的,「厲總是找了個漂亮的女秘書,跑過來跟我耀武揚威的嗎?」

「不,我是來請罪的,我不該沒有經過老婆大人的同意就招個女秘書回來,可是現在情況比較緊急,在很多談判場合,有個漂亮的女秘書在,很方便……」

喬思語在心底冷笑了一聲,瞧瞧瞧瞧……這理由找的可真夠冠冕堂皇的,順昌集團發展到今天的地步,他手下不一直都是王國均當秘書嗎?當初挺方便的,現在順昌集團做起來了,沒有女秘書就成了不方便了?

明明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欲找的漂亮秘書,還說是為了公司着想,真虛偽。

當然,肖珊珊的存在對她的報仇計劃沒有阻礙,反而還有點用處,她自然不會傻到趕走肖珊珊。

思及此,喬思語勾唇笑了笑,「這麼說我要是不接受你的小秘書,是不是太不通情達理了?」

「當然不是,老婆如果不喜歡,我現在就可以讓她走!」

還裝……

「可別啊,放着吧,你的小秘書一來,這十九樓都沉浸在粉色的泡泡里了,不然還真夠冷清的。」

幽深如墨的眸子微微閃了閃,厲默川輕笑道:「嗯,那我聽老婆的……」

「……」什麼叫聽她的,明明是他先招來的好嘛!

想到肖珊珊剛剛說的話,喬思語站起來曖昧地貼向了厲默川,「聽你的小秘書說,她是你親自招進來的?那你當初是怎麼面試她的?是『面試』了這裏?」

喬思語的小手曖昧地摸上了厲默川結實有力的胸肌,隨後一寸寸滑到了他的翹臀上,曖昧地拍了拍,「還是『面試』了這裏?亦或是……全身上下都『面試』了?」

。 「好了!」老夫人有些看不過去了,她猛地打斷了二嬸要說的話。

「一家人在這裡吵什麼?你是個長輩,說話這麼不客氣?對盛夏不能客氣一點?一天天的說什麼渾話?」

老夫人一出馬,在場的人都不敢說話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