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王妃。」

長公主看向低垂著頭的顏幽幽,不明白她口鼻上戴的到底是什麼,也不清楚她為什麼扎她。

「你給本宮扎的是什麼?」

「異煙肼,治療肺結核的藥物。」

顏幽幽注射完,收回針筒。

此時,正好,剛剛出去的老嬤嬤,端著一壺溫水走了進來。

顏幽幽拿出一把葯,讓那老嬤嬤給長公主倒了杯溫水,伸手把長公主從床上扶起來。

「姑姑,這些藥丸是我特意為姑姑熬制的。」

。 ?《幸運寶貝不再獨屬於荷里活!》

這則引起巨大反響的報道在《娛樂周刊》裏佔據了整整三頁篇幅,作為第一家在瑞亞·諾倫身上安了這個稱號的媒體,他們向來喜歡反覆提起加深印象。

不同於《荷里活報道》想到的洛麗塔效應只能在《洛麗塔》熱映期被頻頻提及,荷里活幸運寶貝這種賦予瑞亞·諾倫本人、又獲得了大眾認可的外號是不會在段時間內銷聲匿跡的。

除非被另外一個更響亮的記憶點所取代。

原本在瑞亞破紀錄地拿下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之後,「幸運寶貝」這樣的稱呼是不可能被立刻取代的,她獲得了認可,但也摘不下運氣好的帽子。

運氣確實是實力的關鍵一環,可是公眾不能簡單地把她的一切歸結為「幸運」,這不利於瑞亞之後的轉型。

然而在她的團隊開始提前憂慮這一點的時候,他們就措手不及地迎來了改變瑞亞形象的轉折點。

《史上最年輕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非凡魅力——細數影後身邊的男性友人》

作為一路追蹤王室車禍事件始末的獨家報刊,總部在英國但面向全球發行的《泰晤士報》也不甘落後。

不同於《娛樂周刊》那篇用伴隨瑞亞·諾倫一同成長的親切口吻的情感類八卦報道,《泰晤士報》結合了各種線索,以嚴謹認真的偵查態度整理出了邏輯合理的時間線。

而且他們擅長用看似客觀的文字引導讀者,還在單詞上摳男性友人這樣的字眼。

不僅英國人買賬,全球八卦人士都樂於看上一眼。

《太陽報》有恃無恐,他們態度囂張地把《男人的戰爭!究竟誰才能搶先追到瑞亞·諾倫?》這樣的文章放在了頭版。

不過他們也沒有忘記一年前寫瑞亞·諾倫和威廉王子愛情故事的還是自己,所以這家報紙在第一時間就表了態,絕對支持自己國家的王子殿下。

曾經這群英國人把瑞亞·諾倫從頭到腳地分析了一遍,什麼話都說盡了才故做客觀地評價。

如今這位年輕的金髮美人紅遍全球,拿了大獎,甚至還多了優秀出眾的追求者,他們又不樂意讓出去了。

什麼家庭出身,什麼地位差距,英國人民就像完全失憶了一樣,無視了瑞亞所有的缺陷,他們現在只看到這位影后越傳越響亮的名聲和越長越迷人的美貌,他們甚至開始着急起來,比當事人都要在意這件事。

這可是他們國家王子的緋聞女友,也許等威廉王子長大之後就是新王妃了,怎麼能被別人搶走!

沒見英國王室都出來聲明過了兩人是朋友!這代表大人的態度都是偏向認可的,所以「瑞亞王妃」也不是那麼不可信。

就算他們最後走不到一起,那兩個人之間,也絕對不該是瑞亞·諾倫被美國人搶回去啊!

英國各大小報痛心疾首,除了斥責瑞亞·諾倫的忠誠度之外,還在惋惜自家王子的紳士和保守。

然而他們也不能說得太過,「朋友」這個中性詞不僅給了英國王室改變主意的空間,也給了瑞亞無數條退路。

就是英國媒體把王子女友這種稱呼安在了瑞亞的頭上,她和年紀相差巨大的荷里活導演閃婚也沒人能夠指責什麼。

難不成她還要為了一個小兩歲的英國王子朋友守身如玉?

安徒生通話也不會這麼寫,故事裏的男女主角早就一見鍾情了,然而現實里瑞亞和威廉卻不是如此。

幸好英國人不知道是他們的王子殿下單方面追求過瑞亞·諾倫,而且被拒絕過了。

還不止一次。

作為緋聞主角之一威廉王子的弟弟,哈里王子深感鬱悶,他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威廉到現在為止都沒有拿下瑞亞·諾倫。

雖然待在等級森嚴規矩一大堆的貴族寄宿制男校里,但又不代表他們就完全接觸不到女性了。

而且王子這樣的身份明明就很有效果啊。

在威廉一躍成為伊頓公學的核心人物之後,哈里的認知都有些錯亂了,難道這兩個人傳緋聞,佔便宜的還是他哥哥嗎?

男校常有同性傳聞,不過這不能證明參與其中的男生性向,在這種壓抑的氛圍里,男性常採用與性有關的手段達到發泄、欺凌、管教和掌控等目的。

這個地方又充斥着有錢有權自尊心高傲的年輕少年,就是有繼承權的王子,新生期也不好過。

當然他們不可能經受嚴重的欺壓,但上級學長總會找到給出警告和威懾的適當方法,這個學校永遠需要確定秩序。

威廉自己熬了過來,有威廉在前,哈里的經歷就好很多,而他離威廉在這所學校里確立的權威仍然差得很遠。

八卦雜誌上的報道很熱情,也十分鼓動人心,然而哈里的想法並不積極。

要是威廉能用王子的身份把瑞亞牢牢攥在手裏面,那威廉早就做到了。

他就親眼見過媒體格外青睞的瑞亞·諾倫,哈里不想承認,但那個美國女孩真的有夠冷淡的。

從那以後,他就非常質疑美國人的開放,她可比哈里自己認識的英國女孩都要——

室友從門外閃進來,他一看到哈裏手中的娛樂雜誌就催促:「快收起來,級長過來了。」

儘管伊頓是封閉式教學,但學生們總有自己的辦法帶進來一些違規物品,當然學生里也有負責監管的人員,全看人脈關係和個人能力。

「嘖!」哈里反應快速地收拾好一切,他適應的速度很快,已經在自己的年級段里遊刃有餘。

他的室友眼尖地看到了封面人物,「新一期?你的手腳真快啊,你不介意借我一晚上吧?」

哈里反問:「你不是『喜歡』那個低年級的男生嗎?」

「喜歡個屁啊!當時那些高年級的人都在,我走得了嗎?」室友反駁他:「剛好,我看看『小王妃』洗洗眼睛。」

這是伊頓公學內部給瑞亞·諾倫起的外號,當然完全是因為威廉,不過傳聞另一邊布萊頓的羅丁女校里,這個美國女孩是被看成王子殿下的。

「別想了,這是威廉借我的,我得還回去。」哈里神色不變地推給了自己的兄長,反正威廉的名字好用。

「他還真是喜歡瑞亞。」室友沒有懷疑,他感慨了一會兒:「不過也是,她長大了感覺不太一樣,這個時候就甩掉太可惜了。」

還甩掉呢——追都追不到。

這個學校眼中的威廉與瑞亞,和哈里眼中的是完全顛倒的關係,從這種角度看,外界媒體的報道其實相當客觀了,起碼現在媒體把這兩個人放在差不多高度的位置上。

這種地位差異之間的變化非常微妙,反正英國人是不會承認,安東尼·斯塔克和安德里·維特的追求是加分項。

當然是搶手的女孩才更具有價值。

英國媒體都這麼熱情,作為大本營的美國自然只會更加地痴狂,彷彿再次回到了被《泰坦尼克號》支配的時候,不過這一次,是被當年的女一號瑞亞·諾倫給霸佔了。

媚態的紐約八卦媒體吹噓安東尼·斯塔克的戰績里多了一個重量級的人物,更多的都在用一長串的名單警告從皇後區走出來、身世可憐的女明星。

上東區精英代表曼哈頓都坐不住了,拉下臉來分析了幾遍安德里·維特神秘空白的感情史。

就是上流社會,也要看熱鬧啊。

還是斯塔克和維特的熱鬧。

這次就是紐約市長也真的要關心一下這種份量的曖昧新聞了,其他人再有錢再亂搞也輪不到他來管,但誰讓紐約不僅是美國首都,也是這兩大企業的發展總基地呢。

荷里活得意洋洋,每一個記者都愛死瑞亞·諾倫了,這個女孩要麼就不給任何新聞,但一給就都是轟動全球的驚天八卦。

本來他們都以為威廉王子是瑞亞明星生涯的緋聞盡頭了,未來她再怎麼談戀愛也不可能超越那次車禍帶給她的知名度。

然後這個永遠都能出人意料的幸運寶貝立刻就向荷里活證明,她的緋聞價值多得很!

王子的頭銜是很尊貴,可是威廉才多大啊,他能做什麼?他和瑞亞幾年下來都沒能見過幾次面吧!

可是安東尼·斯塔克就不一樣了,只要他願意,他完全就能為瑞亞砸錢,就看這個軍火商有多喜歡荷里活的新寵兒。

以前斯塔克偏愛《花花公子》和超模,如今他終於把目光放在荷里活,這群記者當然激動,他們想到的是未來連續不斷的新聞八卦。

而安德里·維特更是直接,他早就在為瑞亞·諾倫投錢了,媒體仔細挖掘下來,發現這個男人才是嫌棄最大的。

如果不是辛苦潛入科技大會現場的記者傳回了消息,瑞亞和安德里的關係很容易就被定義成包養和潛規則。

然而——

真相卻被安東尼·斯塔克一語戳破,原來這個長相俊美家世卓越的小維特到現在都還沒有把瑞亞·諾倫追到手呢!

當這個驚人的消息傳回荷里活,二十世紀福克斯公司的ceo魯伯特·默多克被一杯溫度剛好、現磨精煮的咖啡嗆到了。

瑞亞和威廉王子的事情,默多克想想就理解了,英國王室的表態聽聽就行了當不了真,他甚至明白安東尼·斯塔克的想法,作為荷里活新一代女明星門面擔當,瑞亞當然很漂亮!

可問題是!

安德里·維特怎麼可能至今都沒有和瑞亞在一起呢?

和安德里有過合作,又深諳維特們的行事風格,魯伯特·默多克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安德里竟然什麼也沒有撈著!

他給瑞亞投資了多少東西,給這個女孩鋪了多少路——他到底圖什麼啊!

當然,安德里肯定賺回了更多的錢,有一大部分還是從福克斯的《泰坦尼克號》裏面摳出來的,可——

就是身為媒體行業巨頭,默多克都不禁為這個□□深吸了一口氣。

他自己就是收購報刊起家的,當然不是偏信媒體報道的玩意,而是他的老朋友就在科技大會現場,魯伯特·默多克聽到的是一手消息。

似乎當時的畫面更誇張,安德里·維特還專門為了瑞亞趕過來的,也不知道真假。

不過他肯定是不能讓自己旗下的新聞集團這樣報道詳細經過,他知道安德里情場失意是一回事,全世界知道是另外一回事。

如今媒體都還是在用玩笑口吻報道這些事情,畢竟他們只能挖出安德里·維特和《洛麗塔》,還有製片公司泰姆·菲特的關係,瑞亞在那個公司里也沒有任何股份,她拒絕了很正常。

魯伯特·默多克了解得越多,就越是不可思議。

如果他對安德里·維特的感想是唏噓,對瑞亞就是震撼了,這個女演員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怎麼比海蒂·拉瑪,伊麗莎白·泰勒,瑪麗蓮·夢露都還要誇張?

瑞亞到底是怎麼把一個維特給迷得如此神魂顛倒!

這種想法沒有任何邏輯可言,但複雜的情史確實是很多傳奇女星一項必不可少的特點,只怪她們美麗迷人又多情善變,職業要求和明星特色造成了這些愛情糾葛。

從這個角度看,女明星曲折的感情經歷幾乎無可避免。

可是那也沒有像瑞亞·諾倫這麼誇張的。

度過震驚的情緒,默多克陷入了思考,他得好好利用這件事才行,於是他當機立斷,為了福克斯下一個世紀考慮,他們必須留住瑞亞·諾倫!

福克斯會這麼想,荷里活其他製片廠商也有相似的想法。

正在和瑞亞合作《哈利波特》的製片廠之中,時代華納的反應最劇烈,他們恨不得立刻就把這個女孩塞進電影里放在銀幕上,多好的宣傳機會啊!

什麼演員必須都得是英國人?

原作者jk·羅琳都沒有什麼意見,華納就更不會有意見了,就算魔法全球暢銷,他們也要在電影里安置有名氣的演員帶領宣傳,何況電影還是瑞亞·諾倫自己操作的,相當於免費,華納決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他們不嫌號召力低。

其實華納正處在領導層交替的關鍵時刻,特里·塞謬爾和鮑勃·戴利再過不久就要卸任,交由引領華納下一個時代的巴里·梅耶爾和艾倫·霍恩。

《哈利波特》剛好就在這個交接點,所以極為重要。

梅耶爾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就用真我製片公司的特效團隊,我們對這部電影里的製作權做出退讓。」

「那個女孩搞出來的公司連一部作品都沒有!她還指望我們領路呢!」現任管理都持反對態度,他們和瑞亞·諾倫合作本來就是心存壓榨態度,華納沒有放棄從她手裏摳出《哈利波特》的打算。

內定的下任掌權人對視了一眼,還是由梅耶爾接過話:「我們對《魔法石》讓步,換取系列電影的長期合作機會。」

華納有私心,瑞亞當然也有,她只打算和華納簽短期合作項目,在她掌握操作方式之後,她就甩掉時代華納單幹了。

沒人願意把利益分給別人。

「這個問題我們已經談過很多次了,咬不下來。」其實他們想過要直接收購瑞亞的真我公司。

艾倫·霍恩有一套方案雛形,「我們可以主動降低這一部電影的分成。」

從長遠考慮,當然還是一直分割系列電影的票房收入更加賺錢。

「作為一個新興的獨立製片工作室,真我公司需要大牌製片廠的庇護。」霍恩從這個角度入手,「我們可以先嘗試用電影分成的合作方式代替惡性收購。」

以前華納的姿態當然能更強硬,可是現在——

「真我公司找來的特效團隊非常優秀,完全可以勝任電影製作的工作,甚至都好過頭了。」梅耶爾思考得很深入,時代華納和維特產業毫無關係,可是斯塔克就不一樣了。

其他人被說服了。

他們和芝加哥的媒體公司論壇報業公司共同成立的b電視網,使用的就是斯塔克提供的it信息技術。

而他有理由懷疑安東尼·斯塔克和瑞亞·諾倫的關係沒有那麼簡單,原因就是瑞亞找來的特效團隊,梅耶爾簡直都要懷疑那其實是斯塔克公司里出來的技術人員。

為了經濟效益,荷里活的各項技術沒有那麼新穎也緊跟時代前沿,可瑞亞的真我公司把時間直接快進了一兩年,就是為了電影成品考慮,梅耶爾也不會堅持使用華納的雇傭團隊。

要是他是二十世紀福克斯,梅耶爾早就搶著簽下了瑞亞了,時代華納也有娛樂經紀公司。

規劃方向不同,考慮的事情也就不一樣,魯伯特·默多克想着大製片廠時代的落幕,然而他至今也沒有做成的事情時代華納眼饞已經很久了。

也許這次合作是一個好機會……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