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次,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呃……沒,沒有啊,我什麼都沒說啊。」

「是嗎?那可能是我聽錯了,咱們趕緊回去吧,也差不多該做飯了。」

一邊說着,天天一邊伸了個懶腰,好像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寧次心裏凄慘,但是卻什麼都不敢說。。 時老四扶著蕭寒崢出去,也只有舉人和來參加聚會的吳家大少關注。

吳家大少之前考了個童生,也被邀請來了。

只有這樣才能帶着家屬來,否則他庶妹妹莫名出現太突兀了。

這會大家都興緻勃勃的吟詩作對或者喝酒,加上時老四是蕭寒崢妻子的叔叔,所以他的同窗也就沒多想。

白栩是去外地了,沒來。

蕭寒崢被時老四扶著去了側院。

剛進院子,原本看上去腳步虛浮的蕭寒崢,瞬間站直身子。

除了臉上還有些看上去像醉酒的紅暈外,眼神也恢復了清明。

他停住腳步,一臉玩味的看着時老四,「四叔,你這是要帶我去哪裏呢?」

時老四之前還想着,進了側院就找個地方將蕭寒崢放下,他單獨去吳細細在的房間。

萬萬沒想到蕭寒崢突然清醒還這樣問自己,他嚇了一跳。

他咽了咽口水,「沒,沒去哪裏。」

蕭寒崢直白的問:「在我的茶里下藥,好玩嗎?」

時老四瞪大眼睛,「你,你!」

你怎麼知道的?他腦子裏就是這一句。

現在也反應過來了,這傢伙剛才是裝醉的。

蕭寒崢倒:「我怎麼知道的,你不用知道。」

「說吧,你到底要幹什麼?」

「否則我現在就去縣衙報案,告你要害我,並說你對我下藥,畢竟那杯茶水還放在桌子上的。」

時老四:「……」果然,這傢伙和死丫頭一樣的心狠手辣。

他知道蕭寒崢和知縣關係很好,要真被對方去告,他就完了。

只能硬著頭皮,將吳家讓他下藥,以及他準備自己上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然,他說自己上,還故意辯解了下,說是不想害蕭寒崢和侄女,才選擇自己去的。

蕭寒崢輕笑道:「四叔果然聰明,這樣一來也能搭上吳家的線了。」

「我在這邊裝醉,你去吧。」

時老四懵了懵,「你不阻止?」

蕭寒崢挑挑眉,「我為什麼要阻止?」

他又道:「吳家既然要算計我,你再去算計他們,我就看戲吧。」

時老四:「……」要不要這麼直接?總覺得這傢伙還有什麼后招。

但現在他也管不了什麼的,畢竟他收買的人快來了。

他對蕭寒崢抱了抱拳,「那就多謝成全了。」

於是蕭寒崢走到不遠處的一個亭子坐下,假裝醉酒靠在亭柱上。

時老四則快步的去了吳細細在的房間。

推開門,吳細細此時已經醒了,一臉潮紅的在撕扯自己的衣服。

吳家準備的這藥性比較烈,吳細細又是個女子,發作很快。

時老四眯了眯眼睛,走上去伸手摸了摸她的臉。

吳細細此時已經沒有多少理智了,她現在很熱,感覺到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放到臉上,她沒忍住主動抱了上去。

然後本能的就要去撕扯時老四的衣服。

時老四心裏暗罵了一句不要臉,這女人真是太盪了。

以前他對這個庶出小姐是有些喜歡的,可對方卻一副他是癩蛤蟆,不要惦記她的高傲模樣。

他那點喜歡也就沒了。

特別是知道對方,居然主動提出要獻身給蕭寒崢后,更是生出一絲反感。

他眯着眼睛拍了拍吳細細的臉,「臭女人,你惦記蕭寒崢,也是一樣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現在犯到我手裏,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他就快步的往外走。

吳細細就抱着他跟着往外走。

剛走到房間門口,時老四就聽到了腳步聲。

立即大聲的道:「吳小姐,請你放尊重。」

「真沒想到,你的丫鬟會將我引來這裏,你要毀了我的清白。」

「不要這樣,我還沒有娶親呢。」

「你喜歡我,你可以讓吳家去告訴我,有家如果有意自然會去提親,你不要再糾纏了。」

「你是女子,我不會傷害你的,在成親前更不會做出那種傷風敗俗的事。」

他義正詞嚴的說完,一群人就進了院子。

當然也聽到了時老四的話。

然後他們進去就看到,時老四正在不停的反抗和一臉的拒絕。

可卻被一個女人從後面抱住,並且撕扯他的衣服。

「這女人是誰,簡直傷風敗俗。」

「青天白日的,怎麼這麼不要臉?」

「難道是這裏的家眷?」

那名舉人的眼神變了變,「不,這不是我們家的家眷。」

要是被誤會,他女兒和孫女等人以後還怎麼嫁人。

「那這女人是誰?簡直比青樓女子還放蕩。」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猜測。

時老四滿臉無奈的看向吳大少開口,「吳大少,快將你妹妹拉走吧。」

吳大少原本黑著的臉陰沉無比。

他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蕭寒崢呢?

而且一看他這個庶出妹妹的情況就不對勁。

可這會也不能不去阻止,更不能揭穿這事。

否則他們要設計蕭寒崢的事一旦抖出來,蕭寒崢肯定會報復。

他們倒是不怕蕭寒崢,但卻怕對方背後的那位老師。

而且最近蕭寒崢和時卿落在縣城的名聲很好,不少人受了兩人的恩惠賺了錢。

要是這事抖出來,縣城的人怕是要把吳家罵死。

於是他給小廝使了一個眼神。

自己立即主動走過去,一嘴巴扇在吳細細的臉上,「混賬,本來就容易醉,還喝酒。」

意思就是吳細細是醉酒,才會有這樣舉動的,能掩飾點算點。

小廝轉身跑去院子外面,將吳細細的丫鬟叫了來。

因為之前要設計蕭寒崢,所以不適合有人留下。

他們原本的計劃是,蕭寒崢在側院外遇到了吳細細,然後醉酒後將人強行帶到這個院子的房間毀清白。

這也才讓時老四鑽了空子。

吳細細被打了一嘴巴,整個人更懵了,不過倒是放開了時老四抬手捂住臉。

她的丫鬟也跑了過來,「小姐,你這是喝醉了?」

吳大少沉聲吩咐,「送你們小姐回去。」

兩名丫鬟立即上前,前行要將吳細細帶走。

時老四的眼睛閃了閃,看着吳細細道:「雖然你因為喜歡想要嫁給我就這樣,可這樣不好。」

「哎,被這麼多人看到,你以後還怎麼嫁人?」

然後露出一副被迫無奈,又不忍心的道:「我,我也只能娶你了。」 雖然明知道抓不住劍明心的尾巴,可劉啟還是不服輸,他還一個勁兒的追着劍明心的屁股後面拿劍捅。

他們這麼搞,北軍們可受不了了。

你們夫妻反目,為什麼送命的都是我們這些小金仙?

小金仙不是人么!

「躲遠點吧。」

唰!唰!

金仙們開始了四處亂竄。

北軍的陣型本來就已經散了,現在散亂的是更加厲害了,更有甚者已經開始向著莫名的方向上越打越遠。

「走,兄台,我們往山裏靠一靠。」

「行啊,朋友,一起!」

就在他們打的火熱的時候,仙女宗的援軍到了。

葯紅妝放眼一看,瞬間下令:「清場!」

唰!唰!唰!

無數的仙子沖向了戰場,那百花繚亂的惹眼景色從天而降,讓在場所有金仙們的戰鬥都緩了一緩。

「仙女宗的人來了?」

「我們的援軍到了?!」

「好聖潔的衣服!」

「白!」

漂亮的仙子們,再加上漂亮的動作,還有那時不時抖動的雲團,從下面望上去,還真有些波濤洶湧。

「都停手吧。」

仙子們找准了對手,紛紛發出了嬌喝。

每個人的心思不一,但大部分人已經聽從仙子們的召喚,他們決定不打了,只有景帝劉啟,他還在被仇恨沖昏著頭腦。

他是真的追着劍明心死活不放。

「劍明心,我要搞死你!」

劉啟的身後不遠處,成帝劉驁悄眯眯的瞅了一眼,隨即扔下劉啟奔向了一個隱秘的方向。

唰!

光華一閃,他入眼看到了劉奭。

「父親?」

劉奭很是親切的上前抓住了劉驁的手腕,然後淡然的說道:「吾兒,你可想恢復大羅金仙的修為?」

「啊?!」

劉驁沒有想到劉奭會有這麼一問。

scroll to top